快捷搜索:  北京  美食  ????o?

陵水:树立市场意识转变经营理念盘活村集体企业

去年,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镇22个行政村全部成立村集体企业,鼓励镇、村干部积极引导贫困户参与到村集体产业创建和发展,让村集体产业成为本号镇“精准扶贫”的新亮点,推进本号镇农村集体产业经济向纵深发展,帮助贫困户实现脱贫致富。如今,这22个村集体企业成立已有一年了,企业经营得怎么样?

  2017年8月,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镇22个行政村全部成立村集体企业,至今已满一年。成立村集体企业的意图,是以公司这一更高级的市场主体形式,解决当地部分农村合作社存在的公信力不足、经营管理紊乱等问题,替代合作社成为接受政府扶贫资金的主体,是本号镇在脱贫攻坚背景下壮大村集体经济的一次探索。

  以制度重塑公信力

  本号镇引导各村成立村集体企业,初衷在于避免合作社乱象,促进贫困户增收,还为此做了特别的制度设计。各村办公司实行所有权、经营权、收益权分离。资产所有权归公司,收益权归全村贫困户(脱贫攻坚期结束后归村集体)。公司成立董事会和监事会,董事会成员由村“两委”干部担任(董事长由村党支部书记担任),行使公司经营决策权;监事会成员由镇驻村干部、驻村第一书记、贫困村民代表组成,行使资金使用监管职责。

  职业培训机构海南正和职业学校校长姚佩君,被本号镇政府聘请为村企创业导师,负责了村集体企业制度设计。她向记者解释:“决策管理层由村干部担任,有助于保障公益,贯彻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,提升公信力。监事会成员的选择,既有利益相关方——贫困村民,又有外来的驻村干部,这样有利于开展监督。”

  与制度架构同样重要的是健全财务管理。在指导各村企业完成登记注册后,姚佩君及其团队长期驻守本号镇,手把手教村企会计制作报表,要求凡是有收入支出情况皆要建账,并送姚佩君处把关代管。自主投资项目要撰写可行性报告。

  在这一制度安排下,村集体企业运营相对规范,村干部普遍称赞。

  去年年中,军普村一些村民利用政府扶贫资金,与三亚一家企业联手成立合作社,吸纳贫困户参与,发展火龙果种植业。但其内部分配协议既不规范,也未能充分保障各方利益。在成立村办公司后,公司替代合作社,在姚佩君指导下与三亚企业重新签订规范协议,项目顺利推进。

  “想做什么,先由董事会讨论,再经监事会审议,每一笔账都明明白白,如此一来,我们好办事,村民也比较信任公司。”军普村党支部书记、村集体企业黎梦休闲农业公司董事长符育人说,“董事会有些做新项目的决策,被监事会以市场前景不明等理由否定过,我们也信服,镇驻村干部、驻村第一书记也有独特的见地。”

  镇、村干部对一些合作社“随便拉几个人就完成注册”“账目不清”“私心重”现象较为不满。而在新兴村,原是合作社成员,后来进入村企业当经营人员的胡硕琼告诉海南日报记者,“村公司比合作社更有公信力!” 他还说,发展项目前先撰写可行性报告,除有助决策外,还起到统一思想的作用,有助于项目持续推进。记者了解到,在姚佩君要求和指导下,撰写可行性报告已成为各村上项目的共识,报告撰写较为规范、详细,一般都有数十页之长。

  但从现实看,本号镇村集体企业的组织架构也非没有缺陷。由于作为监事会成员的驻村第一书记是村务中的第一领导者,且由于部分村支书缺乏经营知识,在不少村庄,公司的决策不可避免地仍然由驻村第一书记作出,其实际上代行了董事长之职。“驻村第一书记有带领村集体发展产业的职责,但在制度设计上又不是公司的董事长,确实算是个矛盾。”有人向海南日报记者表示。

  对此,姚佩君说:“制度设计是着眼于长期,董事长由本村干部担任更为合适,而外来的驻村第一书记驻村是有期限的。公司中,驻村第一书记可以扮演指导角色,但没有钱财支配权。当然,现实中遇到的问题,也需要我们继续思考。”

  面临多方面难题

  去年下半年,本号镇大里地区在成立村集体企业后,由企业统筹经营原来分散在不同村民手里的民宿、特产展销等旅游产业,规模扩大,效益也更佳。今年,更以公司身份与另一企业竞争,竞得大里的环卫工作承包权。最近,还与一旅游公司签署开发协议,吸引外来投资上亿元,目前该合作项目正经政府审核。

  而在军普村,在与三亚企业合作的火龙果项目见成效后,村办公司正在着手自主开展新的火龙果种植项目。“公司制度理得清,大家干事创业热情高。”符育人说。

  但记者采访发现,类似于大里、军普村这样的案例不多。许多村在公司成立后也纷纷谋划生产项目,但不少项目推进缓慢甚至停滞,部分村干部也没把精力花在公司业务拓展和经营上。

  出现上述现象的一个原因是,村干部们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处理村务上,留给经营公司的精力较少。

  资金缺乏也是个重要原因。新兴村一名村干部说,该村村办公司目前只有实物资产,没有现金资金,上项目通常要申请政府资金扶持。

  缺少经营人才也是村集体企业的一大弱项。有的村庄由于干部缺少市场眼光和经营理念陈旧,致使生产项目效益不佳。此外,吸引经营人才也并不容易。白毛村党支部书记胡秋海介绍,白毛村村办公司曾引进一名返乡大学生当经营人员,但由于报酬不高,其不久就离开了。

  相比村集体企业,合作社在发展产业上依然具备一些特殊的优势,“有的合作社负责人是致富能人,有资源、有渠道,很多村干部都没有这样的优势。”一位村干部透露。

  经营理念有待转变

  “要把村集体企业盘活,最重要的是树立市场意识,转变经营理念。”有大型企业运营成功经验的姚佩君说。

  在去年指导各村企业成立后,姚佩君为村干部开办了经营知识课程,在具体的经营项目上也加以策划、指导。在她看来,尽管速度较慢,但干部们的经营意识依然在不断提升,“例如新兴村,在开展太空莲种植项目后,发现过一段时间市场需求下降,就果断暂停,这说明他们有市场研判眼光了。”

  “村集体企业以为经营就是搞种养殖,其实并不一定。”姚佩君举例说,她曾指导定安县新竹镇某村成立村集体企业,彼时村民已普遍种植一种瓜果,村企业便承揽了打包业务,效益颇佳。因此,企业要注重市场信息,拓展多种经营模式,“此外,也要有规划,要学会统筹全村资源,不然,土地等资源分散、种植规划无序,也不利于推进产业发展。”

  乐利村驻村第一书记陈栋介绍,乐利村计划种植火龙果,将请来台湾的技术团队合作,学习他们的技术。他认为,按目前情况看,村集体企业要办好,在具体项目上最好是与专业公司合作,由对方负责运营管理,本村跟学。姚佩君也表示,村集体企业应当请专业团队,辅导或参与运营,解决经营人才缺失问题。

  本号镇镇委书记马科科说,今年镇政府对各村办企业的资金支持会更审慎,只有充分论证、有较大把握的项目才会支持。他也认为,各村办企业与龙头企业合作发展经营项目比较合适,“龙头企业+村办企业+贫困户”的发展模式值得探索。

  “客观来讲,发展产业是很不容易的事,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,成立村集体企业是个有益的探索,哪怕有风险。”马科科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